<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rt id="isyw2"><small id="isyw2"></small></rt>
<sup id="isyw2"></sup>
<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rt id="isyw2"><small id="isyw2"></small></rt>
<rt id="isyw2"><optgroup id="isyw2"></optgroup></rt>

南寧服裝銷售交流組

男人最經不住這5種誘惑,看看你老公是不是?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第1章:穿越,神醫變草包

睡夢中,顧千雪突然覺得身子猛然下沉,而后便是刺骨的寒冷——噗通!

是水!

她落水了???

她明明是在飛機上,怎么突然掉水里了?

顧千雪睜開眼,水中冰冷渾濁,能見度極低,難道飛機失事了?

還沒等她想明白,只見面前有一人浮在水中,看身形,是個男人。

顧千雪是醫生,看見傷者首先想到的便是施救,她趕忙游了過去,伸手攬在其腋下,而后向水面光亮處拼命游去。

“噗!”

“上來了,上來了,快,將厲王救出來!”岸上人聲嘈雜,七嘴八舌的喊著。

鼎沸的人聲,有喊厲王的,有喊大小姐的,一時間幽靜的花園吵成菜市場。

人們把昏迷不醒的厲王救上岸,顧千雪順勢也爬上岸來。

渾身濕淋淋的不說,顧千雪只覺得頭沉的厲害,四肢也是劇烈疼痛如灌了鉛,還未抬起頭,后背猛地被人狠狠踢了一腳,一陣劇痛,讓毫無防備的顧千雪趴在地面上,疼痛從傷處蔓延,讓她忍不住低聲叫了出來。

“來人,拿下刺客?!编须s的聲音中,一道公鴨嗓聲音尤其尖銳,“大膽刺客,竟敢行刺厲王殿下,你就不怕誅九族嗎?”

顧千雪還未想明白這句話的含義,立刻有人應道,“邵公公……請邵公公明察,她不是刺客,是我們顧府的大小姐,剛剛……一定是有誤會?!甭曇魸M是慌張和顫抖。

“誤會?眾目睽睽之下推我們王爺到湖里,別說你們顧府的什么小姐,便是顧尚書本人,也得提頭去見圣上!”邵公公聲音掩不住的緊張,“還愣著干什么,將人拿下,若有人敢反抗,殺無赦!”

一聲殺無赦,讓本嘈雜的人群立刻都閉了嘴。

眾人心驚膽寒,緊張的氣氛升騰。

趴在地上的顧千雪徹底懵了——厲王?邵公公?顧府大小姐?尚書?這都是什么?在演古裝戲???

緊接著,幾名孔武有力的侍衛上前,將顧千雪拿下,五花大綁,硬生生提了起來。

顧千雪渾身使不上力氣,更是眼前一黑,欲昏倒。但直覺告訴她,此時不能失去意識,否則后果嚴重。

想著,顧千雪逐漸冷靜下來,平穩情緒,而后深呼吸,抵抗昏迷。

“啊——厲王殿下!厲王殿下!您不能……”邵公公本嘶啞的聲音更是嘶啞幾分,有種見了鬼的恐懼。

“快喚御醫!喚御醫!不不,去找個大夫,快!厲王殿下沒呼吸了!”

“嘩!”一句話,如同炸彈扔入人海。

這時候沒人敢看好戲了,因為厲王如果真死了,怕是這里所有人都要陪葬。

邵公公急得快哭出來,“大夫呢?大夫呢?快去找,否則我們都要死!”

不大一會,人群后面有人喊,“顧府上的大夫來了,讓讓,都讓讓!”

經過幾輪深呼吸,顧千雪逐漸有了意識,她終于可以睜開眼。

果不其然,看見的都是一群穿古裝的人,看那架勢,認真無比,哪有演戲的可能?

顧千雪再一次有種暈倒的欲望,穿越!她竟然……穿越了!

顧千雪做夢都沒想到,穿越這種事兒,能落到她身上,她只在飛機上小憩一下,怎么就能穿越?

顧府花白頭發的大夫探了厲王的呼吸,渾身也抖如落葉。

“厲王殿下他……薨了!”

第2章:放開他,讓我來

“厲王殿下薨了!”

“厲王殿下薨了!”

人群叫嚷著,亂成一團,四處亂竄。

這時,幾名顧府侍衛上前,將人群撥開,“讓開,讓開,顧尚書到?!?/p>

緊接著,是一名身材修長的中年男子跌跌撞撞地沖了進來,一身朝服公正華貴。

但他面色卻蒼白如紙,當聽到大夫的話后,更是噗通跪下,身體顫抖不堪。

顧千雪擰緊了眉,差不多明白了過來。

她穿越成了顧府的大小姐,卻將厲王殿下推入水中,淹死了自己,如今還淹死了厲王,厲王死,沒人能負責。

“等等!”顧千雪大喊。

所有人都沒想到,顧府的大小姐闖了禍,還敢說話,都好奇地看向懸在半空中狼狽的顧千雪。

“放我下來,我能救他,他沒死!厲王他絕對沒死!”如果顧千雪沒記錯,她拉厲王游出水面時,其脈搏剛勁有力,強壯異常,甚至連慌亂都沒有,幾秒鐘內,怎么可能死???

“閉嘴,你這個孽女,你還嫌闖的禍不夠大嗎?”最先罵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本尊的父親,顧尚書。

顧尚書的雙眼滿是血絲,那眼神如同刺刀一般向顧千雪襲來。

在顧尚書眼中,顧千雪見不到一絲身為父親的慈愛。

“再說一次,我能救他,如果他真死了,沒人能擔得起責任。放我下來!”顧千雪聲音不大,卻異常堅定。

“孽女,你……”

顧尚書的話還未說話,邵公公卻打斷他,“放她下來,快!”

有了邵公公的命令,侍衛們趕忙將顧千雪放了下來,實際上,邵公公也沒什么把握,只是為了保命,搏一把。

顧千雪得到自由,咬牙拖著沉重的身體,來到厲王身邊。

男子皮膚白皙無瑕,雙眉不濃不淡,如兩把劍斜入發鬢。目雖緊閉,雙眼卻狹長,薄唇優美狂妄,面頰刀削,如鬼斧神工。

即便是經歷了信息爆炸的現代,顧千雪也不禁唏噓,這男人的容貌確實令人驚艷。

“還愣著干什么?如果厲王殿下有個三長兩短,咱們都得陪葬!”邵公公的公鴨嗓也有了顫抖。

顧千雪趕忙從驚艷中清醒,冷靜下來,依照腦海中片段記憶,將厲王身上層層疊疊的衣物拉開,直到露出胸膛。

人群一片吸氣聲。

“孽女!你要做什么?”顧尚書的聲音嘶啞,要瘋了。

邵公公也被嚇呆了。

顧千雪沒理會,專心搶救。她要做心臟復蘇術,就是俗稱的人工呼吸。

厲王的身材極好,沒有明顯夸張的肌肉塊,但肌肉線條卻是結實修長,六塊腹肌若隱若現,逐漸消失在腰際衣物邊緣。

顧千雪卻沒時間欣賞美男半躶圖,開始準備救人。

她先將男子放平,左手放在男子前額上用力向后壓,右手指放在下頜沿,將其頭部向上向前抬起。

緊接著,毫不猶豫低下頭去,覆在男子那勾人心魄的薄唇上人群爆炸了,草包大小姐竟然敢公然輕薄厲王!

顧千雪依舊認真做著心臟復蘇術。

向嘴里吹兩次氣后,兩手交疊,按壓男子胸膛,連續三次。

兩次吹氣,三次按壓,以此反復。

一下一下,有條不紊。

就在顧千雪做第五次時,男子突然睜開雙眼,純黑的眸子如同幽靜深潭,冷冽得刺人骨髓。

人群再次死寂一片。

第3章:闖禍,株連九族

此時很尷尬!

比尷尬更甚者,顧千雪在厲王的眼中,看到濃濃的殺意。

“殿下,殿下!”邵公公率先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一把推開顧千雪,跪在厲王身旁?!芭旁撍?,奴才罪該萬死,竟沒護好殿下!”

侍衛們也齊齊跪倒,人群更是跪下,低著頭,沒人敢抬頭。

一片肅然。

此時,整個花園里只有兩個人沒跪著,一者是剛剛蘇醒的厲王,另一個則是坐在地上滿是迷茫的顧千雪。

在邵公公的攙扶下,厲王慢慢坐起,冷冷掃視一周。

“咳……”還未說話,先虛弱的咳了一下?!邦櫳袝??!?/p>

聲音雖虛,卻給人一種莫名的壓迫感,如烏云覆蓋,壓迫得人喘不過氣來。

“是,下官在,殿下身體可……安好?”顧尚書戰戰兢兢。

厲王淡淡看了顧尚書一眼,蒼白的薄唇微微抿緊,“你看呢?”

顧尚書趕忙磕頭,“殿下恕罪,下官罪該萬死,殿下恕罪!”

頃刻間,顧尚書本白如紙的面頰大汗淋漓,如同從湖里撈上來的是他一般。

“確實該萬死……咳咳……”厲王修長的手指掩著唇,眉頭擰緊,咳了好半天,直面頰微紅,這才緩了過來,“本王應尚書之邀前來赴宴,卻落水險亡,顧尚書理應萬死,卻不知,顧尚書的九族夠不夠這萬人之數?!?/p>

“還愣著干什么,將顧尚書拿下!”邵公公一聲令下。

侍衛們上前,將顧尚書按倒在地。

顧府的侍衛們不敢反抗,跪地低頭,大氣都不敢喘。

有些女子,早已開始低聲嗚咽,因為如若厲王殿下真治罪,她們也無法存活。

一旁的顧千雪是越來越糊涂,心中有兩大疑問。

第一,即便是親王地位顯赫,但尚書乃朝廷命官,搞不好身居要職,既未欺君也未貪贓枉法,沒有皇上的命令,豈能隨便定罪,說殺就殺,還滿門抄斬。

第二,在水中時,她切了厲王的脈,鏗鏘有力,毫無病態之相。但剛剛厲王卻表現得極為孱弱,她在按壓心肺時,感覺到其血脈緩慢。這是為何?

就在顧千雪疑惑時,只覺得兩道毒辣的視線如同兩只箭一樣射向她。

她順勢望去,與厲王四目相對。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若深潭之水冰冷刺骨,那厲王的一雙眸,就如同北國寒地的深潭,只肖一眼,便能將人活活凍死。

顧千雪再次感受到殺意,很堅決。

厲王想殺她,是因為落水的震怒,還是因為……她發現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這時候,厲王府侍衛已抬來了肩轎,有人取來錦緞披風。

王府隨行丫鬟將披風為厲王披好,蓋上薄被,將其圍得嚴嚴實實。侍衛則是將厲王抬上肩轎。

“如何解釋,顧尚書明日早朝,與父皇說吧?!鄙狭思甾I,厲王淡淡道,聲音滿是虛弱,但眼神卻一直在顧千雪身上。

眼眸半垂,濃密的睫毛半掩,掩住了瑰麗的眸子,也掩住了眸子里的殺意。

“將她帶走?!?/p>

指的不是別人,是顧千雪。

顧千雪心底狠狠一緊,她知道,自己這一去必然有去無回,厲王這是要殺人滅口。

她不能去!

第4章:厲王的秘密

想到這,顧千雪第一個求助于顧尚書,因為本尊畢竟是顧尚書的女兒,“爹,救女兒!”

她不知“尚書”一職在這個時空到底是否權重,雖然剛剛表現的輕如鴻毛,但既然有面子邀請親王赴宴,而厲王沒第一時間追究顧尚書的責任,其地位應不會太低。

她需要時間整理思路以自救,不能這么不明不白就死。

然而,顧尚書顯然急著脫手這塊燙手芋頭,“孽女,你還有什么可說的,還不隨厲王殿下去,聽候發落?”

“……”顧千雪真想罵爹,這顧尚書看起來儀表堂堂,卻絲毫不念親情。

顧千雪抬眼看向厲王,咬著唇,眼神滿是桀驁不馴,她有一種魚死網破的欲望。

如果她沒猜錯,她不小心探知厲王的秘密便是——他裝??!

沒錯,厲王對外宣稱身體孱弱,但實際上,脈象鏗鏘,她從前從未接觸過如此有力的脈搏,便是運動員都不會如此健康,厲王怎會孱弱?

為什么裝???

厲王裝不裝病關她什么事?難道就因為這個,她就要死?

顧千雪怒從心起,憤怒地盯著厲王,咬牙切齒,用眼神告訴他——做人不要逼人太甚。

接收到顧千雪的眼神,厲王微微一愣,隨后,抿緊的薄唇竟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如新月升空。那笑容,貌似玩味,但眼神中的殺意卻未變。

——“女兒呀!”

——“我的女兒呀!”

顧千雪只聽一種類似東北二人轉哭喪的高亢女聲由遠及近從人群末尾處的傳來,鬼哭狼嚎,極其刺耳。

是本尊的母親,趙氏!

顧千雪接受到關于本尊母親的記憶,眉頭忍不住擰了一下。

沒錯,來的人正是顧千雪在這一世的親生母親趙氏——趙偌瀾。

別看趙氏的名字好聽,實際上濃妝艷抹、身材肥胖、頭腦簡單、輕浮不堪,若不是其父為鎮遠大元帥趙遠征,她根本不可能嫁入顧府,也不可能霸占顧府主母之位這么多年。

哪怕,主母之位只是個名頭。

顧千雪還未抬頭看去,已聞到一股濃得刺鼻的香氣,緊接著見到遠處一抹五顏六色的肥胖身影正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向自己沖來。

顧千雪忍不住嘴角一抽——好一個靈活的胖子。

下一個念頭還未形成,趙氏已經沖了過來,一把將瘦弱的顧千雪摟在懷里,“女兒啊,我可憐的女兒啊,你怎么跑去招惹厲王了呢?不過女兒你別害怕,為娘這就寫信給你外公,有你外公撐腰,咱什么都不用怕?!?/p>

“……”顧千雪無語,她先輕輕推了推趙氏肥胖的身體,而后伸手指了指前方。

人家厲王還在呢,本尊頭腦簡單的母親就這么喊?真可謂實力坑爹!

惹了事,第一時間往自己父親身上引,何況惹的是堂堂親王,這不是坑爹又是什么?

趙氏被顧千雪提醒,一回頭,看見在人群簇擁下的厲王正淡淡地看她,僵了一下,肥胖的五官形成了一個“囧”字。

人群死寂一片,皆震驚。

人們心中難免感慨——不愧是親母女,讓人目瞪口呆的本領,一個比一個強。

雖然很尷尬,但顧千雪卻稍稍放了心。

她雖不至于像趙氏那般將話挑明了說,卻用眼神挑釁地看著厲王,她就不信,厲王敢惹顧尚書,還能不顧鎮遠大元帥的面子。

在她記憶里,趙遠征對女兒趙氏的寵愛,極為夸張。

顧尚書氣壞了,他偷眼惡狠狠地瞪著趙氏,趙氏見自己最心愛的夫君生氣了,有些后悔,但想到自己寶貝女兒,卻堅定信心,與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厲王扛到底。

想著,肥胖的脊梁挺得筆直。

.后續內容點左下角【閱讀原文搶先看!


舉報 | 1樓 回復
China熟女熟妇Mikisato,蜜芽国产尤物AV尤物在线看,日本熟妇美熟BBW,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rt id="isyw2"><small id="isyw2"></small></rt>
<sup id="isyw2"></sup>
<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rt id="isyw2"><small id="isyw2"></small></rt>
<rt id="isyw2"><optgroup id="isyw2"></optgroup></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