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rt id="isyw2"><small id="isyw2"></small></rt>
<sup id="isyw2"></sup>
<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rt id="isyw2"><small id="isyw2"></small></rt>
<rt id="isyw2"><optgroup id="isyw2"></optgroup></rt>

南寧服裝銷售交流組

《民國紅粉》:沈佩貞與魏肇文的婚戀傳奇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點擊上面的藍字《有思想的妖精》

關注微信號women-thoughts


【音樂伴讀】

【妖精點評】民國“政治寶貝”沈佩貞,其花樣人生無論在市井、史界或文壇,都是足夠人們消磨時間的談資。筆名為高芾的文化學者楊早曾說:寶貝一詞,在過去大致有三種定義:(一)珍貴的物件;(二)對孩子的昵稱;(二)明清太監指稱其命根子?,F在‘寶貝’好像專門用來稱呼某類婦女,從上海寶貝到足球寶貝。如果要推選民國初年的政治寶貝,我選沈佩貞。

欲知這個“寶貝”之奇人奇事,可以上網百度,也可從下文開始逐漸深入探究,定有樂趣、啟示、感慨無窮。




1917年7月6日,51歲的孫中山離開上海南下廣州,于9月1日被廣州非常國會選舉為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沈佩貞隨后來到廣州投奔孫中山的中華民國軍政府。在此期間,她結識了國會議員魏肇文。

魏肇文,字芷畹,名武伯,號選廷,湖南邵陽金潭縣(今隆回縣)人。他是清朝末年歷任陜西、云貴、兩江、閩浙總督的一品重臣魏光燾的第三子。1902年留學日本東京成城陸軍學校,后加入同盟會。1912年底當選眾議院議員。1917年9月被孫中山聘任為大元帥府參議。在此期間,他以合影拍照作為婚約,與沈佩貞在廣州珠江北岸的東亞旅館自由結婚。幾個月后魏肇文離棄沈佩貞,沈佩貞為此訴諸法律控告他“賴婚”。這一案件一度成為轟動全國的新聞熱點,但是,公共輿論對于這件事的著眼點,卻集中在國會議員、官宦子弟魏肇文的男權魅力與男權消費方面:“聞魏為前清某總督之子,翩翩美少,且又國會議員,無怪沈佩貞不甘罷休?!?/span>

1918年11月27日,廣州地方廳公開審理此案,引來百余人圍觀,許多人沒有座位便站在法庭外聽審。原告沈佩貞身穿玄緞裙褲,戴托力克金鏡,儼然知識女性裝束,昂然立于法庭當中。與1915年發生在北京的郭同訴沈佩貞案一樣,這一次的沈佩貞訴魏肇文案,依然是一場男權專制者公然消費弱勢女權的集體狂歡式的法律鬧劇。沈佩貞當庭出示魏肇文贈給她的一副楹聯作為求婚證據。律師黃某為沈佩貞辯護說,對聯句中有“繞梁”等字樣,含梁孟舉案齊眉之意,確實可以作為求婚證據。魏肇文的代理律師黎某卻公然聲稱對聯上款稱沈為“先生”,是男性嫖客對于上海妓女的稱呼,并無丈夫對妻子稱先生的。沈佩貞抗議對方侮辱人格,黎姓律師卻勸告她說:“肉體關系與婚姻絕然兩事,男女有肉體關系而非夫妻者不知凡幾,決不能因有肉體關系即視為婚姻也。況肉體關系之有無誰能為之證明?”沈佩貞當庭大罵黎姓律師“肉體關系非婚姻何者?”并且表白自己本是處女,受魏肇文侮辱不能再嫁他人。如不成婚姻,就抬棺材到法庭上以死自白,接下來便開始放聲大哭,法官只好在一片哄鬧聲中宣布退庭。

沈佩貞訴魏肇文婚戀案幾經周折,最后由法官做出判決:此案兩造全是姘居性質,既無合約文件,又沒有生男育女,雙方隨時可以分手,和正式夫妻的關系完全不同。本案撤銷,不予受理。訟費由原告沈佩貞負擔,此后不得滋生事端,否則依法懲處。

沈佩貞聽到判決后掩面痛哭走出法庭,連日又到國會議員招待所,坐在號房等候魏肇文出入,直接向魏肇文糾纏。魏肇文得同事相告,只好另搬住所暫避騷擾。有一天,兩個人在路上碰到,沈佩貞扭住魏肇文理論,互相糾纏著到了警署。警長細問情由后訓斥沈佩貞,限其三日內出境,否則拘案送辦?;閼偈〉纳蚺遑?,不得不離開沒有保障她基本女權的國民革命大本營。

離開廣州的沈佩貞依然在從事她的女權事業。1919年10月4日,天津《大公報》在《沈佩貞宴請贛男女》中報道說,鼎鼎大名的沈佩貞,因組織江西婦女生計分會已有頭緒,并征得彭文徽女士擔任籌備干事長,特于25日約請南昌報界及籌備分會各女士假座西園便餐,男女賓客到者30余人,計分兩大席。宴會開始后,沈佩貞先到男賓宴席陪座,她所宣講的女權道理,基本上依據的是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大凡共和國家以三民為素,現在民主民權均已完全達到目的,惟民生尚未講究,婦女生計會本于民國一年立案開辦,嗣因世局糾紛,女權薄弱,未免稍受影響?!?/span>

從1912年民國建立初期的拼命追求女子參政權,到1919年的主動放棄參政權而自我局限于所謂生計權和自立權,中國社會的女權事業并不是在明顯進步,反而是在明顯倒退。這一點在沈佩貞就讀北洋女子師范學校時期的師長呂碧城的《女界近況雜談》中,另有表述:“夫中國之大患在全體民智之不開,實業之不振,不患發號施令、玩弄政權之乏人?!缜覐亩鴧⒓又?,愈益光怪陸離之致。近年女子參政運動屢以相脅,予不敢附和者,職是故也”

限于資料匱乏,民國時期最具傳奇色彩的女權人士沈佩貞的人生結局,已經無從考證。僥幸的是,張恨水在他的章回小說《春明外史》第17回中留下了相關的影射性敘述:國會眾議院議員、北京《鏡報》社社長文兆微,與以袁世凱為后臺的女流氓政客甄佩紳糾纏在一起,為“婚約”問題鬧了一場官司。甄佩紳不時帶著一“野孩子”到文府糾纏。文兆微的夫人去世時,甄佩紳還備了挽聯祭禮到靈前哭奠說:“我的有情有義賢德的老姐姐呀,你就舍得丟了妹子去嗎?”見文兆微不理會她,她又說道:“我們老夫老妻,還能反一輩子的臉嗎?”文兆微無可奈何,只好委托《鏡報》編輯楊杏園出面進行調解。

這里的“文兆微”是“魏肇文”的倒置諧音,“甄佩紳”是“沈佩貞”的倒置諧音?!剁R報》是魏肇文于1924年在北京創辦的《今報》的諧音,編輯楊杏園是張恨水自己的化名。從辛亥革命時期便要為全國二萬萬女性爭取女權的傳奇女性沈佩貞,最終卻失敗落魄到連自己的婚戀歸宿都無法安頓的悲慘境地。她所追求的女性權利,歸根到底依然是對于男權主子的人身依附,或者說是由她自己自愿選擇的另一種方式的甘受奴役;而不是現代文明社會以人為本、自由自治、契約平等的主體人權。

反過來說,在同時代的所有個人當中,人品最為卑劣的,往往是打著各種各樣的旗號幌子打天下、救天下、坐天下的造反起義干革命的男權人士,他們最為真實的本能沖動,永遠是爭權奪利搶女人。沈佩貞作為中國女權運動史上最具爭議的一位傳奇女性,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中國男權社會的一面照妖鏡:無論沈佩貞身上存在著多少缺點和盲區,她對于中國女權事業的執著追求還是比較真誠的;她所遭遇的女權悲劇并不是她的個人恥辱,而是極端摧殘敗壞女性權利的整個中國社會的一種不文明甚至反文明的奇恥大辱。(張耀杰)

【版權說明】本文節選自張耀杰所著《民國紅粉》,已獲作者本人授權轉載,若其它微信公號需轉載,請自行聯系作者張耀杰,其微信號:yjz1055940216。更多精彩故事,可上京東、當當、亞馬遜等網站購買《民國紅粉》一書。




【趣文薦讀】《民國“政治寶貝”沈佩貞的花樣人生》


點擊本網頁最后一行左側的“閱讀原文”即可瀏覽。



【人物簡介】

備受爭議的奇女子沈佩貞

沈佩貞,近現代民國女權活動家,民主革命家,反清末女將。早年加入中國同盟會,武昌起義爆發后參加了上海女子北伐隊,后加入女子參政同盟會。1912年在南京創辦中央女子工藝廠和工藝學堂;1912年12月與陳振志、徐宗漢等27人等人發起成立了中國婦女生計會;1913年3月在奉天盛京(今沈陽)發起成立女子救國社;第一次女權運動失敗后,曾任袁世凱的總統府顧問,并擔任綏遠將軍府高級參議;1919年,沈佩貞到江西組織中國婦女生計會在江西的分會——江西婦女生計分會。


負面構造——

沈佩貞,民國時期的“政治寶貝”,新潮浪漫,頗具姿色,為獵取名利不惜犧牲色相,令民國初年的一批政要權貴紛紛拜倒在其裙下,這其中包括民國兩任大總統袁世凱、黎元洪。在民國初年,這沈佩貞曾是京城的著名“北漂”女郎,神通廣大的“女政客”,鼓吹帝制的“洪憲女臣”。

從現存的史料來看,沈佩貞確實膽色出眾,勇力非凡,所言所行驚世駭俗,是個逢魔斬魔、遇佛殺佛的大怪胎。民國初年,沉佩貞的名頭十分響亮,她代表了追求權勢的另類女性,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她有姿色,有心計,更有一般女子所沒有的膽魄,因此她能把民國政壇的那些“大頭魚“一網打盡”。

黎元洪首先即成為這位時尚女郎的入幕之賓,事后,黎元洪有意給個妾位名分,沈佩貞自然也鬧將起來,要黎元洪“負責”。然而黎元洪的寵妾黎本危(改名前為危紅寶)偵知奸情,大潑其醋,鬧得不可開交,硬是逼著黎元洪將沈佩貞趕出了湖北才罷休。

沈佩貞拿著黎氏致送一萬元“酬金”(也有說是封口費),囊橐中有了充足的銀兩,打馬進京,就比尋常北漂女子更有底氣。她早就瞄上了北洋政府的首任內閣總理唐紹儀,可是由于府院爭權,唐紹儀與袁世凱失和,負氣出走,沈佩貞的如意算盤落了空,但她并不氣餒。當時,中國最有權力的男人莫過于袁世凱,沈佩貞深知袁氏本性,好色且好淫,家中除了正室于氏,還有九房姨太太。這種男人的弱點一目了然,她要拿下他不會是什么天大的難事。具體操作時,功夫仍要先從外圍做起,僅僅三招兩式,她就使步軍統領江朝宗和武衛軍司令段芝貴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認前者為義父,認后者為義叔,有了雙保險,再與袁世凱攀上瓜葛,就順理成章了。

嗣后,沈佩貞如愿以償,江朝宗為她設總辦事處,名為贊助帝制,實則是私人會所,江朝宗、段芝貴等政府要員下班后,就到沈佩貞的總辦事處來飲宴和“辦事”,那些地方官員來京城攀高枝謀位置,就徑直到沈佩貞的總辦事處走門路,說是車馬塞途,門庭若市,半點不夸張。沈佩貞施施然往來于各路機要,金吾不禁。

有了“總統府顧問”、“綏遠將軍府高級參議”這些金字招牌,沈佩貞籌錢方便,行事利落,她借總辦事處為機關,糾集一群“女志士”,結納政府要員,與權貴日夜周旋,為帝制搖旗吶喊,上演勸進,因此搭上袁世凱這條線。聲勢之煊赫,令外界為之側目。由于種種出格出位的表演,沈佩貞成為京城大紅人。

清末民初這一時期,由天津而上海再到北京,由女學生到“女偉人”到鼓吹帝制的“洪憲女臣”再到小報上的“女流氓”形象,這個由天津北洋女師范學堂出品的“北漂”女郎在當時的政治舞臺上制造過無數聳人聽聞的新聞、八卦、丑聞乃至緋聞,也鬧過掌摑宋教仁、嗅腳斗酒令等風靡一時的政治笑談。百年之后,再看當年這個為女權革命不惜一切代價的前衛女子,一笑之后,又忍不住再一聲嘆息。

正面構造——

把所謂“共和”、“革命”的本質看清楚了,弄懂了這仍然是個男權社會的現實。沈佩貞改變了策略,毫不猶豫地拋棄了“國民黨”,開始走結交權貴之路。也因此把極為嚴肅的女權運動,鬧成了一樁滿是辛酸淚的歷史笑話。

沈佩貞是中國女權運動史上最具爭議的一名女性,同時也是中國男權社會的一面照妖鏡。圍繞著她的是是非非,既可揭示出中國女權運動與女權人士的歷史局限,更可以折射出中國男權人士的陰暗心理,以及整個男權社會摧殘、消費女性權利的根深蒂固的專制。

沈佩貞是民初著名的“英雌”。她在辛亥革命中以組建女子軍事團體受到輿論的稱揚。民國成立后投身于婦女參政運動,后來又依附袁氏政權,其言行日益引人反感,終因大鬧醒春居及與郭同的訟案而身敗名裂。她在小說中的形象也全面淪陷。沈佩貞的遭遇,不僅體現了民初女權問題與民族國家的尖銳矛盾和男性啟蒙者在“英雌”問題上明顯的功利性,也映襯出知識女性由家庭、校園走向社會的難局。

民國鼎革以來,在政治變幻的宏大敘事中,女性不僅承擔著時代的重軛,還不得不面對中國社會男權根深蒂固的敗壞擠壓,這種雙重壓迫勢必成為女權覺醒者奮起反抗的兩座大山,從幾位女權領袖的人生傳奇中便可窺見一斑。如《民國紅粉》中《沈佩貞:男權社會的照妖鏡》一章所敘:即便這些女權領袖全身投入革命,她們在革命成功后卻連最為基本的女性權利都無法得到保障,革命偉人孫中山、宋教仁、劉成禺等等依然固守著男權社會的專斷邏輯,千方百計要將他們的“革命女同志”排斥在公民社會的政治參與的范疇之外,以至于這些女權領袖不斷過激反彈,做出種種乖戾之事,從沖擊國會到毆打議員,直到從高舉女權旗幟的巾幗英雄淪落為政壇情場的反面丑角。這與其說是這些女權領袖的悲哀,不如說是古老中國在“三千年未有之變局”中難以根除的病灶癌變。

藝術形象——

沈佩貞夜闖《神州日報》館,暴打郭同,其身份(“英雌”)、地位(“總統府女顧問”)和行為(用武)的落差,使得此事充滿戲劇效應,一夜之間,她的故事已經成為萬口喧傳的笑柄。次月,“飯郎”便編輯了《沈佩貞》一書,收錄相關新聞報導和文學作品。此時流通中的文類,早已經不限于新聞和時評:沈佩貞的形象,很快進入了小說作品,并在相當長的時間內被反復書寫。

最早關注沈佩貞的小說是林紓1913年成書、1914年4月出版的《金陵秋》,以辛亥光復南京為背景,具有強烈的補史意識。小說以王仲英與女學生胡秋光的愛情故事為貫串全書的線索。女主人公胡秋光,是林紓心目中理想的新女性,此外書中還出現了數位雄姿勃發的“英雌”,如組織“女子經武練習隊”的盧眉峰、顧月城,“傲放無禮”的女子北伐隊員李一雄、黃克家、貝清澄。此“貝清澄”影射的即是沈佩貞。借用胡秋光之介紹,貝在“江南負盛名”,其出場表現,是與王仲英的初次晤談,大談女子從軍北伐之事,同時向王仲英眉目傳情。

“貝清澄”熱衷于從軍與參政,與現實中沈佩貞的形象吻和,但她對王仲英的一見鐘情,則完全是無中生有,是林紓男性中心主義的流露。設計這一細節的目的,在于突出王仲英的“英武形象”和對胡秋光之“情篤”,同時還可以反襯出貝清澄輩的佻達狂放。為了使讀者加深此印象,作者又交待她的來歷和行徑。

作為反面形象的“貝清澄”,處處與胡秋光形成鮮明對照。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王、胡結婚時,特邀貝清澄作為伴娘盛裝出席。這一情節設置實不符胡秋光之溫柔寬厚的內在性格,因而只能從作者林紓的意圖來理解:她在情場上的完敗,連帶此前的丑態,都是小說家的嘲笑。

《金陵秋》發表時,沈佩貞正為袁世凱籠絡,權勢如日中天,林紓以“貝清澄”之諧音加以諷刺,主要目的是在批判光復以后“日形墮落的婦女道德”?!督鹆昵铩分械耐踔儆Α坝⒋啤眰兊母拐u和避畏,以及指斥女子逾越軌范,都是這一心態的體現。小說中言辭夸張、舉止失常的沈佩貞,只是林紓觀念先行時塑造的類型化的形象。

至于沈佩貞在女子參政運動大鬧國民黨會場、掌摑宋教仁的事件,《小說大觀》上連載的政治小說《鐃吹》也有譏刺。文本中妓女出身的殷夢秋和真又蘭心血來潮,組建了“女子北伐隊”,在行軍途中大出洋相,半途而廢。革命成功后,兩人認為,“我們這回跟了大軍北征,凡是男子立的功,就有我們女子一半在內”,因而決定奮起爭選舉權。在往北京之前,她們想先找個男子商量,于是找到了“共德社”的熟人周繼殷??。此處影射的是1912年8月25日唐群英、沈佩貞等人在北京湖廣會館毆打宋教仁的場面,但作者將地點移到了周繼殷宅,二人是硬闖進入,更凸顯出其粗暴蠻橫,不僅無理,更是失禮之舉。

在沈佩貞的人生經歷中,她投靠袁氏凱卻以入獄作為下場的這一段,是極富戲劇性的故事,然而小說家對此卻少有關注。僅有楊塵因的時事小說《新華春夢記》略有提及:第22回,易順鼎等人組織“風月會”,遨請蔡鍔參加,阮忠樞和顧鰲插科打諢,易順鼎于是說:“待咱們‘風月會’成立之后,再派娘子軍去逮捕他倆?!比钪覙袆t道:“只要你不把沈佩貞調來,咱們總是不怕的?!钡?8回,安靜生等人發起“婦女請愿會”,在大街小巷散發傳單,路人議論紛紛,便不忘提及沈佩貞:“沈佩貞才出了大獄,她們又來高興了?!钡?3回,安靜生赴松筠庵宴會,主人名義上是薛大可,實則背后還有三位冤大頭,其一便是“大名鼎鼎,曾經撲到沈佩貞裙邊,一嗅蓮鉤滋味的良三爺”。這三處文字的背后都有典故,但當時讀者早已盡人皆知,作者也無需再用筆墨解釋了?!缎氯A春夢記》中的沈佩貞,并沒有正面出場,只是作為隱伏的存在,映襯著其他人物的活動。

最吸引小說家的,莫過于沈佩貞的情事。沈佩貞為人豪放,不拘小節,在男女問題上也較一般女性開放?!督鹆昵铩穼ι蚺遑懙臅鴮?,已不無香艷筆墨。而張恨水自1924年在《世界日報》上開始連載的《春明外史》、平襟亞1926年出版的小說《人海潮》、陶寒翠1928年出版的《民國艷史》都對此大加渲染,翻出了沈佩貞先后與楊晟、魏肇文的陳案。因為這三部作品已經超出考察范圍,暫且存而不論。

縱覽沈佩貞的人生軌跡,她在辛亥革命中以發起組織“女子尚武會”成名,被尊為“女界之偉人”,民初又以充沛的精力,繼續活躍于政治舞臺。但她的舉動日益招致反感,其公眾形象很快滑向另一極端,成為“浮囂狂妄”、“廉恥喪盡”的英雌之代表。?當時以及稍后的各類文學作品,幾乎異口同聲地對她進行貶抑。這些文本在再現、建構沈佩貞負面形象的同時,也凝聚了那個時代讀者的集體記憶,成為民國英雌們生存的現實語境。


蹲在前排的女子即為沈佩貞


本文轉自網絡,轉載僅作觀點分享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此文涉及版權侵犯,請及時聯系我們,在后臺留言或者發郵件到郵箱3066054328@qq.com,我們將在24小時內刪除。謝謝支持與關注。

喜歡請點“贊”分享請點右上角的“…”

關注本號請長按二維碼

服務/投稿郵箱:3066054328@qq.com

回復“你好”即可查閱早期文章目錄

通過“查看歷史消息”可查閱近期舊文



舉報 | 1樓 回復
China熟女熟妇Mikisato,蜜芽国产尤物AV尤物在线看,日本熟妇美熟BBW,真人性视频全过程视频
<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rt id="isyw2"><small id="isyw2"></small></rt>
<sup id="isyw2"></sup>
<acronym id="isyw2"><center id="isyw2"></center></acronym>
<rt id="isyw2"><small id="isyw2"></small></rt>
<rt id="isyw2"><optgroup id="isyw2"></optgroup></rt>